您好,欢迎来到莘莘网
专注国际课程与学校,同您和孩子一起分享点评最全面教育信息
上海平和双语学校万玮校长谈IB课程的价值
作者: 2018-04-16 17:31:10

  万玮1996年从复旦大学数学系毕业,放弃了做一名保险精算师而成为平和学校一名普通的数学教师。他在这所学校一待就是18年,在经历了“教师的五重境界”之后,成为新一任校长。关于国际课程和国内基础教育的平衡,万玮有自己的看法。


  当前的现状是,一方面,很多人痛恨国内的基础教育,要去国外读书,但是又很盲目,尤其是许多低龄出国的人,并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只是为了逃离。

  另外一方面,PISA 考试结果出来,又有人盲目自大,说你看英国老师都组团向我们上海学习来了,还请上海派了60 多位数学教师去英国支教,中国基础教育世界第一。

  这两个倾向都有问题。你不能够盲目自大,也不能够妄自菲薄,要清楚地意识到你的长处在什么地方,别人的长处在什么地方。我们需要找到一条中间的路径做融合。我们非常认真地在做IB 课程。针对本土学生,这个课程实际上是在中国传统基础教育和西方高等教育之间架起了一座非常好的桥梁。

  我觉得未来的教育,首先国际课程要本土化,然后本土课程要国际化,这是一个互相融合的过程,而不是简单推倒重来或者拿来主义。因为有了高中国际课程实施的经历,我们也在想办法对一到九年级的义务教育阶段的课程进行校本化改造,这个改造的方向就是要跟高中IB 课程的理念衔接。

  国际化不是学校的办学目的,引进国际课程也不是学校的最终目标,我们最终的目标是探索出一条中国本土基础教育现代化的道路,国际化只是现代化当中的一个部分。

  我们常说“三个面向”,教育要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面向现代化。现代化里面就包含了国际化、信息化以及本土化。本土化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是民族文化的传承。习总书记讲中国梦、讲伟大民族复兴,这是教育要承担的责任。

  但是,回过头来看,我们本土的基础教育,按照当前模式培养出来的人才,未来能够在世界舞台上面做领袖吗?能够跟这样一个崛起的未来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相匹配吗?所以,这是我们做国际课程的目的。我们要有视野,要有眼光,要知道别人好的东西是什么,同时,也知道自己好的东西是什么,把两者融合起来,我们就厉害了。

  我跟同事们讲,实际上今天教育领域面临的局面就和当年邓小平推动改革开放是一样的,摸着石头过河,要走一条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因为教育是植根于文化的,中华文化跟西方文化本质是不同的。
  

  所以,你把西方的全部拿过来,文化没有根基,一定做不好。一定要走一条中国特色的道路,也要有开放的心态,要认识到自身的不足,要虚心向别人学习。


  我认为,如果孩子很小就放在一个完全西化的国际学校环境里面去,或者小学、初中就出国,直接到西方去,他长大之后就有可能成为“香蕉人”,如果工作后再回国内发展,就会有自我身份定位的混乱。

  所以,我们引进国际课程,让孩子在国内就读,至少读完高中再出去,这才是真正的捍卫教育主权。等到他去国外上大学,他已度过青春期,他的一些价值观已经形成了。

  所以,我们做国际课程,实际上是要有一颗中国心的,中国教育乱象从生,越是在这种时候,我们学校教育的从业者越是要有责任意识,要有担当精神。尽管我们的力量很小,尽管很多问题是系统层面的,但是我们依然要尽自己绵薄之力,去做一些改变。

  当前国际课程的两个倾向

  做教育这件事情,要有理想、有情怀。现在一些学校做国际课程有两个倾向值得关注。

  第一个倾向就是搞应试,挂羊头卖狗肉,挂的是国际课程,做的是应试教育。一些人本身就是搞应试教育出来的,一看国际课程现在很热,有钱赚,也来做国际程。国外大学招生要提供什么,他们就准备什么。

  要看一所学校是否真的在做教育,你就看课表里面有没有托福、SAT 这些课程,如果有,而且占一定比例的话,它做教育的诚意就得打一个问号。设立一门课程其实是很严谨的事情,教育的价值一定是指向人的成长和自我觉醒。

  如果最后你发现一门课程开设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通过考试,那么这个课程在教育学上是没有意义的。最近美国针对中国学生的应试倾向做SAT 改革,SAT考试爆出作弊丑闻,等等事件,都是由此衍生出来的。

  第二个倾向是全盘西化。我们知道,外教比例高在市场上招生的时候会更有噱头。但是,如果你的学生都是本土学生,而且是九年义务教育出来的学生,那么,以外教为主的教学就会碰到障碍。

  有些家长以为只要是外教授课就是国际课程,其实你真正做了国际课程就知道,中外教各有优势与弱点,一味依赖外教的学校会遇到很大的挑战。真正做教育的学校自有它的教育主张,认可它教育理念的外教有时候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们也见过不少抱着打工心态混日子,或者貌似有能力但学术能力严重不足的外教。

  必须做自己的中教队伍

  外教没有归属感,他就是一种打工的心态,而且还是打短期工。你需要一支以中教为骨干的队伍才能真正执行你的办学理念。所以,我们平和的教研组长都是自己培养的中教。

  当然,中教有两个弱点,第一是语言,因为不是母语,当你用全英文教学的时候,不可避免受到语言的限制。我们大部分中教都是有海归经验的,但就算是海归,在国外呆过几年,也不能完全用英语来流畅地表达很细微的想法。

  第二个是对国际课程的教育理念的理解。因为这些老师基本上也是经过本土基础教育培养出来的,所以在教学过程当中要面临转型。但是,这些老师一旦转型成功,就非常好,会成为国际课程的中坚力量,他们会创造性地将中西教育的优点融合起来。

  聘请到好的外教纯粹碰运气,即便招到,工作一两年后,说走就走,一走这个学科就坍塌了。外教很少会配合搞教研,大都是自己搞自己的一套,所以,这些年我们一直在花大力气建设自己的教师团队。

  三大国际课程的对比

  现在的三大国际课程,AP、A-Level、IB,各有千秋。以我的观点看,IB 难度最大,但在教育学的意义上也更有优势。为什么呢?

  举一个例子,前两个课程培训机构也可以做,但培训机构做不了IB,这是本质区别。AP、A-Level,培训机构培训完一门就考一门,它本质上还是考试科目。

  而IB 是一个文凭项目,不单单是学科的集合,就算你几门学科考出来,也只能拿单科的文凭,而拿不到整个IBDP 项目的文凭。因为想获取IBDP文凭的学生除了六门科目的学习外,还必须学习TOK(知识论)、EE(拓展论文)以及CAS活动(创造、运动与服务)。这三门核心课程是IBO 文凭项目课程设置独特性的集中体现。这是AP、A-Level 不足的地方,当然,对于中国传统应试教育教出来的学生,AP、A-Level课程可能更容易适应。

  IBDP 很理想化,越到后面你越会发现IB课程设计是非常好的,它在你追求应试的过程当中,把好的教育应该有的价值也渗透进去了。比如,TOK 训练你的批判性思维;EE 相当于做本科毕业论文,对学术能力的训练很厉害;CAS 训练学生综合技能,尤其是情商。培训机构是做不了这些的。

  到今天为止,在平和,我们花了很大的精力在做这三个核心课程。A-Level 主要针对英联邦国家的教育体系,像牛津、剑桥这些学校,对学术成绩更为重视,申请这些大学的时候如果你的成绩足够好,即使课外的活动相对差一点,你也能进。AP 课程本身是美国大学预科课程,有相当的学术含金量。

  所以,学IB 的学生学有余力的话,可以去考AP、A-Level的一些学科。比如一个将来决定要读商科的学生,他可以去考AP 的经济学等与商科有关的课程。

  学校管理价值观:控制—激励—服务

  关于学校管理我前段时间做了一个总结,也写了一篇小文章,我写到,为什么孩子们在学校里没有美好的回忆?以最近社会各界热议的衡水中学为例,它其实是今天我们绝大部分学校管理的一个缩影或者一个样板,它的所有管理行为背后都透露出一个价值观,就是两个字“控制”,它把这两个字做到极致了。控制你的行为、你的思想,它可以把学生在学校里面的行为控制到每一分钟做什么,最后的目的就是让他们成为一个考试机器。所以,它能创造出高考奇迹。

  《中国青年报》登了一篇学生的文章,我觉得那个学生写得比较客观、比较有代表性,他说在衡水你不用动脑筋,老师布置一些东西,你就跟着走就行了,不用去思考你要做什么。但是,他说,离开衡水到了大学之后,其实是很迷茫的,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甚至连交朋友都不会了。

  那么,你说将来他怎么在职场和社会舞台上有好的表现?因此,我认为应该从控制转向激励。学校管理无论是对学生的管理,还是对教师的管理,站在校长的角度,都要激励。

  我们讲教育需要点燃,点就是激励,把内心的火苗点燃起来,然后再扇一扇火。把“要我学”变成“我要学”,老师也一样的,把“要他做”变成“他要做”,所幸的是,现在有很多学校的管理开始走上了从控制到激励之路。

  激励后面还有一个层次,管理是提供服务的,就是说,这个学校已经变成一个学生、教师生长的平台。当激励到一定程度,已经不可阻挡了,不需要激励了,这个时候所要做的就是提供服务。你看你想要干什么,然后我看看我能帮你做什么。

  我现在一直跟同事们讲,我们要有一种服务的态度,做老师、做行政、做管理,就是提供服务的。而且,学校本质上应该是一个平台,学校不是一个笼子,把人关住,限制住,学校是一个平台,学生和教师都在这个平台上面生长着。

  当然,关于平台我们有一些不同的理解,比如有些学校是第一个层次,即教师搭台、教师唱戏。你可以看到很多所谓的公开课,就是教师搭台、教师唱戏。老师上完公开课之后,会对学生鞠一个躬,谢谢同学的配合。第二种是教师搭台、学生唱戏。

  第三个层次是学生搭台、学生唱戏。这个事情不是我想做的,是他们自己想做的,他们自己想唱戏,我来帮忙的。平和电视台的一位同学要做一集采访,对我说,“你看你什么时候方便,我来找你谈谈”?另一个社团的学生要搞一个论坛,对我说,“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准备工作,现在需要有一个茶歇,能不能请学校食堂支持一下”?我希望学生给我们安排工作,我们这称为翻转管理。


文/万玮

(来源:网络)


5 2004 0

我的点评

您好,请先登录再提交点评

您已经提交过评论过段时间再来评吧

最新点评